AD
 > 星座 > 正文

周邦彦《隔浦莲近拍》 剑裂乾坤

[2019-04-18 20:04:09] 来源: 编辑: 点击量:
评论 点击收藏
导读:周邦彦《隔浦莲近拍》 剑裂乾坤 中山县圃姑射亭消暑作  

爷翠葆,曲径通深窈。夏果收新脆,金丸落,惊飞鸟。浓翠迷岸草。蛙声闹,骤雨鸣池沼。水剑裂乾坤亭小,讣破处,帘花檐影倒
周邦彦《隔浦莲近拍》 剑裂乾坤 中山县圃姑射亭消暑作  

爷翠葆,曲径通深窈。夏果收新脆,金丸落,惊飞鸟。浓翠迷岸草。蛙声闹,骤雨鸣池沼。水剑裂乾坤亭小,讣破处,帘花檐影倒置。纶巾羽扇,困卧北窗清晓。屏里吴山梦自?#20581;?#24778;觉,仍然身在江表。


  此调标题为“中山县圃姑射亭消暑作。”中山距江苏溧水县不远,周邦彦于宋哲宗元祐八年1春至绍圣三年1096曾任江苏溧水令。此词当是作于此刻。毛晋汲古阁本片玉集前载有宋代强焕序云:“溧水为负山之邑,有亭曰‘姑射’,有?#36855;弧?#33831;?#23567;?#30342;锐仙中事,揭而名之,能够幻想其襟抱之非凡,而又睹新绿之池,隔浦之莲,仍然在目。”郑文焯清真词校后录要?#20581;?#24403;属元祐癸酉1官溧邑所作。”此调疑为美成自度。

  全词?#35789;?#22799;消暑日子,上片描蘑夏风光,勾勒出中山县圃姑射亭的环境,“新篁爷翠葆。”葆是盖子的意思。翠葆即翠绿色的盖子,夏天和风吹来,新篁?#32602;?#32736;盖亦随之晃动,似觉凉生几席,幽静弯曲的卸一向通向看不到的?#22275;?#30340;当地,引人遥想,夏天果实丰盈,“新脆”二字最?#24187;?#29992;,读者如同尝到了新鲜脆嫩的果实,似觉果香四溢,齿颊留芳。“金丸落,惊飞鸟”,化用了李?#36164;?#21477;“金丸落飞鸟”少年子,此处金丸比方夏果。接着,目光转移到池塘:岸边的青草,池中的青蛙。浓翠,描述岸草,比直?#26377;?#38738;草富于美?#23567;?#30528;一“迷”?#37073;?#23601;涂上了词人的片面爱情颜色,赋予了青草以诱人的吸引力。写池塘蛙声的喧哗,和夏天常见的骤雨连在一起,令人如见其景,如闻其声。

风光的描绘并非简略的罗?#26657;?#32780;是具有下列一些特色:榜首,长于调查,选了了一些最能反映夏天日子特色的典型景象,如新篁,只要夏天才有,秋冬的竹子不能叫新篁。聚雨、蛙声、夏果、更是夏?#28975;?#26377;的风光。第二,运用了最能引发读者审美情味的颜色美。夏天草木茂盛,江南大地成了绿色的海洋,所?#25159;?#32511;色为主色彩,如新篁、翠葆、浓翠等。再加上夏果、金丸的色泽分配,使眼前夏景,颜色斑斓,更富于诱人的魅力,?#30446;?#31070;往。第三,将视觉与听觉交相效果。例如池塘,既有岸草浓翠,又有蛙声喧哗,真是绘声绘色。第四,经过绘画布局方法,使盛夏风光的组织各得其所,形成了一个完好的美的?#36710;亍?br />
,前三句?#23578;?#26223;到抒景,周围环境描绘缩小到词人详细住剑裂乾坤处,一座小的临水亭?#28023;?#35747;破处,帘花檐影倒置”,这句化用杜甫诗“灯前细雨檐花落”。苕溪渔隐?#26352;?#26366;批判这句词说:“檐花二字用杜少陵‘灯前细雨檐花落’,全与意不合。”其实在杜甫之前,还有人用过“檐花”。丘迟诗“共蠕檐花。”何逊诗“檐花落枕前。”李?#36164;?#27280;花落?#28006;小薄?#26446;暇诗:“檐花照剑裂乾坤月莺?#20113;堋!?#37117;用了“檐花”,各人所写自不相同,不能鞠。周邦彦用“檐花”加上“帘影”仅仅化用前人诗句描绘他所居亭院的幽丽、闲静。与?#20843;?#20889;环境之幽丽相互组合,协调一致,更增进了环境的全体美。没有必要和杜甫所写的“檐花”意图相合。所以野客丛书不同意苕溪渔隐?#26352;?#30340;定见:“详味周用‘檐花’二?#37073;?#20110;理无碍,渔隐谓与少陵不合,殆胶于所见乎!大略词人用事圆转,不在深泥,其组合之工,出于一时天然之趣。”野客丛书的定见是颇有见地的。

  “纶巾羽扇,困卧北窗清晓”,由周围环境写到座,由座写到座中的主人。从远到近,由大到小,规模逐渐缩短,最终会集到人,足见其层?#35859;?#26500;之严谨。“困卧?#21271;?#26126;他此刻虽在消暑,但心境并不愉快。他有一首满庭芳·夏天溧水无想山作下片云:“年年,如社燕,飘流瀚海,来寄修椽。且莫思身外,长近樽前。瘦弱江南倦客,不胜听,急管繁弦。歌筵畔,先安枕簟,容我醉时眠。”这与隔浦莲近拍是同在溧水夏天写的。可见他在溧水任?#38386;?#22659;苦闷,心境消沉,有如社燕飘流之?#23567;?#22240;而,他也和古代许多?#30475;?#22827;文人相同,在宦途不满意时,总是想归故土。周邦彦的故土在钱塘,他因屏上所画吴山而联想到故土山水,不觉在“困卧”中梦游故土。只要在梦游中才“梦里不知身是客。”能够获得梦境中的暂时安慰。但梦是虚幻的,一觉来,仍?#24187;?#20020;令?#25628;?#24694;的?#23548;省!?#20173;然身在江表。”一笔刹谆再往下说,他那绝望、惆怅的心境,读者能够思而得之了。

〈的消暑环境幽丽、闲静,上片词意达观、轻松,而下片的词意忽转消沉、沉重,上下两片词意似不一致。陈廷焯白雨斋词话云:“美成词?#26143;?#21518;若不相蒙者,正是抑扬之妙。沉郁抑扬中别饶蕴藉。”其实这也是王夫之所说的“以乐景?#31383;В?#21696;景写乐,一?#23545;?#20854;哀乐”姜斋诗话的写法,中山县圃姑射亭的环境、座如此夸姣风趣,他姑且不眷恋而思乡,有江表作客之?#26657;?#37027;?#27492;?#23545;溧水令一职的厌恶,也就可知了。 王俨思

为您推荐

皇家马德里vs巴塞罗那预测
拉萨宾馆小姐图片 360看老时时走势图 时时彩进群二维码 天津时时开奖票控 呼和浩特沐足按摩飞机网 北京PK怎么刷冠亚和 pc蛋蛋预测凤凰算法4 pk10和值大小单双口诀 赌桌上全押英文叫什么 王者荣耀上官婉儿去图 手机怎么干扰老虎机 福建时时几点开始 体彩7位数怎么看中奖 河内分分彩在线计划 云南时时开奖官方 秒速飞艇提前30秒开奖